推广费“真相”:华北制药子公司接受虚开发票超2000万元

推广费“真相”:华北制药子公司接受虚开发票超2000万元

  近期,一批虚开发票案件曝光,随之曝光的或许还有部分药企推广服务费的“真相”。

  2020年12月7日和23日,国家税务总局莆田市税务稽查局(以下简称“莆田税务稽查局”)集中公示了27份税务文书送达公告和对应的税务处理决定书。

  《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发现,27份税务处理决定书中,涉获取虚开发票最多的为华药国际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药国际”),为华北制药(600812.SH)全资控股子公司。

  据记者统计,莆田若枫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莆田若枫”)等12家存在较大关联的“空壳”公司为华药国际虚开发票254份,价税合计1850.57万元。另外,莆田亚耀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莆田亚耀”)为华药国际和苏州中化药品工业有限公司2家公司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14份,价税合计129.47万元。

  而另外在四川省宜宾市高县的一起虚开发票窝案中,华药国际和同为华北制药旗下的华北制药河北华民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药华民”)分别获取虚开发票33份金额303.1万元和30份金额271.3万元。

  在上述这起近期被判刑的虚开发票窝案中,高县鼎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硕公司”)相关负责人控制82家空壳公司,在没有提供真实推广服务的情况下,为近20家药企虚开发票,涉案金额8000多万元。

  华药国际卷入多宗发票案

  据莆田税务稽查局的税务文书送达公告,莆田若枫等13家公司的违法事实如出一辙,均为在检查所属期间存在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税收违法行为。虚开发票发生时间主要是在2019年及之前。

  其中,莆田税务稽查局对莆田若枫的税务处理决定书指出:“经查实,你单位在检查所属期间使用虚假的生产经营地址注册空壳公司、走逃(失联)不配合税务部门检查,在无实际生产经营、与受票单位间不存在真实业务交易的情况下,虚构业务为华药国际医药有限公司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8份,开具金额71.07万元,税额2.13万元,价税合计73.20万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这13家公司存在一定的关联关系。

  莆田若枫、莆田君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莆田伟玲医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莆田兰润医疗咨询有限公司、莆田亚耀等5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同一人尤杰。

  莆田思烟医疗管理有限公司、莆田冰双医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莆田尔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莆田冬古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余彬。

  上述9家公司的地址均为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涵庭路8号(集群注册)。

  另外,莆田普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莆田盛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莆田康又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莆田哆哆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虽不同,但是其注册地址均为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清塘大道188号万和新城。

  华北制药子公司从莆田这些空壳公司虚开发票的原因是什么,莆田税务稽查局的税务文书送达公告和税务处理决定书未披露。不过,从近期被判刑的四川宜宾高县一起虚开发票窝案中,或许可见端倪。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年10月15日披露的一份判决书,吴雄伟、朱建忠、李正玲三人先注册鼎硕公司,再集中注册82家小微公司,在没有提供真实推广服务的情况下,为近20家药企虚开发票。

  其中,鼎硕公司帮华药国际代开发票33份,金额303.1万元;另外还帮华药华民代开发票30份,金额271.3万元。

  据了解,华药国际和华药华民均为华北制药重要全资子公司。华北制药2019年年报显示,华药先民净利润为2109.20万元,华药国际净利润为8811.26万元。

  在福建莆田和四川宜宾高县的虚开发票窝案中,华北制药旗下两家公司合计获取虚开发票超2000万元。

  空壳CSO公司成洗钱工具

  近年来,医药销售外包(CSO)在国内悄然兴起,不过,一些空壳CSO公司却沦为药企洗钱的工具。

  四川宜宾高县的虚开发票窝案中,鼎硕公司代开增值税普通发票有效票据898张,金额共计8096.48万元。

  通过判决书可知,鼎硕公司虚开发票窝案的运作模式为:

  第一步,在控制着一大批空壳公司的背景下,鼎硕公司招揽有需要的药企。药企向鼎硕公司提供药品推广服务的模板,鼎硕公司按照要求填好后盖章寄给药企,药企盖章后再寄回鼎硕公司。

  第二步,根据推广协议,鼎硕公司开具发票给药企,药企按开票金额打款给鼎硕公司,并提供转款名单。

  第三步,鼎硕公司业务部门根据转款名单制作分包协议,以旗下的空壳公司的名义为药企虚构推广服务合同。同时,鼎硕公司收取6.5%的“点子费”,并将剩余93.5%的款项按药企提供的名单打款。

  实际上,鼎硕公司提供的相关药品推广服务均是虚假的。多位鼎硕公司员工均证实,鼎硕公司给药企所做的《咨询服务及推广协议》及相关资料,其推广地点、酒店、医院、医生等信息都是虚假的,有的直接从网上搜索。

  成都百裕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裕制药”)为鼎硕公司窝案中获取虚开发票数额较大的一家。鼎硕公司帮成都百裕制药代开发票346份,金额共计3098.99万元,负票12份,金额共计104.76万元,有效票据金额2994.24万元。

  2020年10月15日,据证监会四川监管局网站披露的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百裕制药已于2020年9月30日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在创业板上市。

  百裕制药历史财务数据显示,销售费用中,市场推广占比畸高。2016年,百裕制药销售费用为2.93亿元,其中市场推广费达2.63亿元。

  鼎硕公司还帮贵州泰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代开发票14份,金额129.20万元;帮江苏奥赛康医药有限公司代开发票6份,金额35.62万元。

  药企获取虚开发票的原因和用途是什么?判决书中证人百裕制药人士的证言或许可以解释——“按医药行业的潜规则,药厂将产品卖给总代理,其价格要高于药厂给予总代理的最低价格,但又不能超过药品在各省市的中标价格。因此,药厂要对总代理进行返点,其中的差价就需要推广发票来冲抵,高县的发票就是这样产生的。”

  最终,四川宜宾高县虚开发票窝案中的吴雄伟、朱建忠、李正玲均因虚开发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十万元。另外,翟福广因虚开发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万元。

  判决书指出,虚开的发票流入医药企业,会造成国家税款流失。不过,对于企业获取虚开发票的处理措施,相关税务处理决定书和判决书均未说明。

  就获取虚开发票相关问题,记者联系并给华北制药、百裕制药、奥赛康等方面发送了采访函。不过,截至发稿,未获得相关回应。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