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散了,未来在何方? 这家人工智能企业危机风波仍在延续

  2020年堪称人工智能行业的多事之秋,新冠疫情给产业提供了发展风口,但也让一些企业原本水面之下的问题逐步浮现。此前有网友在脉脉社区发帖,揭露上海智臻智能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小i机器人所属公司)巧傍疫情恶待员工,借疫情单方面做出调整工资分配,控制整体绩效基数等手段,变相逼迫员工辞职,并拒绝做出补偿。并以疫情为挡箭牌,恐吓员工不怕仲裁,甚至还有半夜通知复工,到岗后通知辞退等手段,让员工猝不及防。另更有文章爆出该家人工智能公司经营状况非常糟糕,拖欠大量银行贷款,并面临多起商业纠纷诉讼。更严重的是2020年6月30日和投资人的对赌协议即将生效,公司很有可能会进入无主代售状态。

  昔日的一家明星人工智能企业怎么会变成现在的状态,最终又会走向何方?近期笔者暗访了小i机器人的一些员工,还有一些业内人士,得知了一些最新的内幕详情。

  据了解,尽管之前假借疫情裁员风波有所平息,但也仅仅是投诉和仲裁的员工面对拒不回应的公司无可奈何之短暂状态。许诺给离职员工赔偿金在9月到位的缓兵之计,也会随着时间的临近而岌岌可危。目前员工人心惶惶,早前在同行业中的顶级薪酬已不复存在,有门路的员工几乎已经走光。

  一位遭裁员的前台湾员工透露此前大力开拓的香港、台湾团队,已几乎遭全部裁撤,香港还遗留的未执行完的业务,目前仅靠广州团队勉强维持。而2年前在香港核心地段落成的亚太地区总部办公室,也因拖欠租金而被勒令限期搬迁。更有甚者,因为裁员过快,公司拖欠了多家香港猎头公司的佣金,其中Hillman Ross & Alexis Services 等几家公司都对公司发了律师函。

  小i机器人是一家老牌的AI公司,算是AI产业的先行者,据公开资料显示其2017年收入2亿多,2018年收入4亿多,一度被认为会是第一家上市的人工智能公司。而据员工透露,去年收入只有1亿出头,亏损却近2亿。这家企业到底发生了什么?从员工爆出的内部邮件中,能明显看出这家人工智能公司内部充满了激烈的人事斗争。

  其中一封邮件是2019年时任贵州小爱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即贵州公司负责人)发出的离职信,其中内容有颇多对公司管理的质疑。邮件中,贵州公司总经理宣称在其本人缺席情况下,上海总部Tracy一行以一纸“贵州小爱股东会决议”的名义罢免其贵州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总经理的职务。该高管提出,根据贵州公司章程,罢免执行董事必须是贵州小爱全体股东的共同决定,而在没有任何股东会会议纪要,没有全体股东的签字材料情况下,这样的“罢免”存在明显违法。

  该高管也将这次自己的突然被解职,归结为与上海智臻智能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袁姓董事长的矛盾。邮件中写到,“就在贵州小爱快速发展冲刺年终业绩的关键阶段,袁辉总突然一个电话就要降职我为副总,理由是EMT领导都要轮岗到一线支持工作,确保今年业绩实现。我实在无法理解究竟是什么样的战略会导致集团顶层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在此后其坚持自己不接受降级任命后数日,便发生了突然被上海总公司派代表非法宣布解职的一幕。

  邮件最后,还提出了若干点对小i机器人存在风险的警示。是否存在公司顶层内斗,殃及池鱼,清除异己,强权政治的情况?是否存在冲在前线的将士背锅,明哲保身的人晋升的情况?是否有上市计划失败,资本或个人试图快速套现离场的部署?等等……

  此事当时闹的沸沸扬扬,据传最后两人私了,给了数百万的离职赔偿才算了事。

  无独有偶,另一位业内人士也爆料了小i机器人前中国区总经理李姓高管身上发生的人事斗争和法律诉讼。

  据其透露,李在2015年被高新聘请全权负责小i机器人国内的销售业务,但其主导的销售组织架构变化和销售机制改革动了不少老员工的“奶酪”,从而引发销售团队的内乱,而其中的老员工之一正是公司袁董事长的亲兄弟。这些事情导致袁对李的大为不满,逐渐将其架空,并逼迫李最终离开公司。

  但李对公司的离职补偿十分不满,尤其是在“员工持股”兑现的方面争议巨大。在小i机器人的“员工持股”计划中,每股价格曾涨至125元左右。李在智臻智能工作了1年多,拿了2万多股票,但离职时要求兑现股票被拒绝。李后来向法院提起诉讼,将公司告上法庭。

  在企查查上可以看到,此股权纠纷问题至今仍未解决,今年就有多次开庭记录。

  此外,同为小i机器人创始人的朱频频博士也于去年离开公司,据传这位曾经入选“中国商业最具创意人物100”榜单的人工智能顶级专家在公司上市地点和战略发展方向上,也与袁辉发生过激烈的冲突。朱的被迫退出,也导致了以其为代表的核心技术团队纷纷出走,公司战略方向也变得极为混乱,技术和产品都在吃老本。最近有小i机器人发的公众号文章宣称公司和香港科技大学成立的联合实验室有多篇论文发表。但据该公司市场部员工透露,联合实验室在核心团队离开后已中止,这些论文可以算是联合实验室的“遗产”。

  在这些人事斗争中,矛头都直接指向该公司的袁董事长。据与袁接触过的人士介绍,其是圈里比较有名的“出家人”,喜欢给人讲佛,非常热衷于用佛的教义来治理公司,公司的核心文化就是其嘴边常挂的“小我利他”。但有不少人对此很不以为然。一位资深投资人认为“佛”是个人信仰,虽然他本人也信佛,但用来治理公司并不合适,在实操中会存在诸多误解和冲突,让员工无所适从。该投资人提到这也是他当年没有投资小i机器人的主要原因。另外一些人认为袁表里不一,做事太虚,信的是假佛。公司曾有位高管评价袁所信奉的是“投机佛”,只信仰对自己有用的部分,对不利的都视而不见。这一评语竟戳中其痛点,该高管此后职位也被架空,被迫离开公司。

  即便在这样纷乱的状况下,小i机器人对外公布信息仍显示公司运营状况正常,宣称上半年在人工智能抗击疫情、响应国家新基建号召中均有良好表现,并积极参加各类科技通信展会。但这些对外的正面形象宣传都似乎没法挽救这家曾经的明星公司往悬崖不断滑落。据传,由于业绩下滑严重,袁已经失去了董事会的信任。不少股东也指责其一方面用佛法治理公司,一方面却热衷权力斗争,造成公司多次错过上市的好时机。据内部员工透露,袁在最近的一次内部会议中,失言提到想以2亿人民币将公司出售,令当场的员工相当震惊。而此前公司的估值近30亿人民币,2019年引入告吹的软银愿景基金,更是据说给出过10亿美金以上的估值,这也更映衬了如今小i机器人的尴尬处境。

  最后,引用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说过的话:作为一家高科技公司,核心的价值就是人;而作为一家高科技公司的带头人,除了需要懂技术和业务,更重要的是把人的价值有机得融合起来。很明显,这家人工智能公司在这方面是反面典型,“意识形态+权力斗争”造成团队反目,人心散了。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这家公司会做出什么样的改变,危机能否渡过?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